珣草

盾冬无差、拔杯蝙超EC贾尼锤基苏美虫绿瑟莱newtmas
本命:Sebastian Stan
墙头:法鲨一美戴涵涵大本麦叔桑总涤纶甜茶+加朵女神
欢迎喜好和我相同的朋友找我来玩

妖都的同好们来玩呀QvQ!还有三个位置哦!!!

木秀流湍_哥权儿美么:

各位!妖都国庆迷宫包场的正式宣传来啦!影院和时间都已经敲定了,想来的小伙伴请务必进Q群获得活动详细信息哦!主办不盈利,人来得越多平摊的费用就越少,人不够的话包场地费用剩下的钱就要主办自己贴钱啦!很希望能和大家再在一起重温小迷宫! ​​​

【巍澜】不要惹病娇 1 (养父子+年下)

一个后知后觉的镇魂女鬼开始挖坑

现代无超能力AU

养父子+年下

直掰弯




赵云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知道今晚家里没人,他索性也不在意弄出声响,把门打开就“咚”地躺在了地板上。

他迷迷糊糊地闭着眼,被自己散发出来的酒气醺得更醉了,想着先躺一会儿再去洗澡,清冷的男声却在头顶响起,“爸,您睡在这里会感冒的。”

赵云澜猛地张开眼,视线模糊地勾勒出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人,酒意瞬间醒了大半,“小巍,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周三吗。”

虽说沈巍已经在龙城大学读了一年,但是但凡晚上没有公选,沈巍还是会坐一个小时的地铁赶回家里给赵云澜做饭,这学期沈巍的公选排在了周三和周五。

沈巍俯下身子把醉成一滩的人架起来,语气轻轻柔柔地,“教授临时有事,把课调到明晚了。您今晚是和张局出去应酬了吗?”

赵云澜把自己的体重放在青年身上,闭着眼睛碎碎念,“你说你来来回回跑得多麻烦啊,大学生嘛,就应该体验一把住校的感觉。”

沈巍扶着赵云澜走了几步路,看他摇摇晃晃的,索性一把把不算瘦的男人打横抱了起来,“外面的饭不如家里的饭健康。”

被公主抱着的男人乖乖闭嘴了,即使已经醉得二五一十,他也知道沈巍说的总吃外面的饭的人是自己,他被沈巍放在床上,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半梦半醒中看到沈巍拿着湿毛巾走了进来,“爸,您今晚是和张局出去应酬了吗?”

“不是。”赵云澜翻了个身,床边的人紧接着问道,“那是和谁呀?”

“一个新来的同事,查案子查晚了就随便吃了点。”赵云澜懒洋洋地抬起胳膊,任由自家儿子帮自己脱去衣物。

沈巍安静地擦拭着赵云澜的身体,垂着眼看不出表情,半晌,才漫不经心般,“是女同事吗?”

床上的人已经睡熟了,得不到回音。

想必是女同事。

沈巍忍受着夹杂在酒气中的香水味。

这位女同事的香水太浓了,竟刺得他的鼻腔生疼。

 

第二天赵云澜醒来的时候沈巍已经走了,嘱咐赵云澜吃早餐的便条就贴在赵云澜的闹钟表面,上面的字迹如同其主人一般清隽俊秀。刑警队队长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把微波炉的门扣上加热里面的食物,一分钟后,食物的浓郁香气便溢满了整个屋子。

赵云澜把饭端到餐桌上,一碗色泽温厚的蜂蜜水端端正正摆在餐桌中央,他乐了,总结道,

“我家沈巍可真是个田螺姑娘。”

这只田螺姑娘是赵云澜刚被分配到刑警队时捡的,当时在龙城发生了一起波及国际的毒品贩卖案,刑警队和缉毒队合作追捕毒枭,在一场与毒贩子的火拼中,沈巍的父亲壮烈牺牲。当时他还是个没有发言权的小年轻,抱着一大束花拎着水果跟领导去看望牺牲刑警的家属。

还没见沈巍的人,他就听说了这孩子悲惨的身世,祖父母辈的长辈们早已过世,母亲难产而死,这世间唯一的牵绊便是他每天冲在火线上的父亲,而今父亲也离开了。

他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可怜兮兮的哭包,未料开门的男孩腰板挺得笔直,不卑不亢。个头刚刚及他腰的男孩彬彬有礼地请他们落座,给每一个人倒了茶水。

赵云澜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一个七岁男孩应有的悲伤迷茫,他只能看到沈巍的外壳,——一个成年人的,沉甸甸的外壳,沈巍用尽全力用瘦小的身板托举着它,吝惜于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胆怯。

逗留些许时间后,一行人纷纷离去,沈巍一一道谢,气度正如一家之主,——小小的男孩确实是这所大房子仅有的主人了。

赵云澜跟在领导身后走了出来,但是思量片刻又折返回去。他不停敲着门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就在他担忧着男孩是不是伤心至极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时,门开了。

通红着眼眶的男孩狼狈又气恼地瞪着他,像一只雪白柔软的兔子。

在镇定自若的幼狼的外皮下,不过是这只孤立无援的兔子罢了。

年轻的见习刑警蹲下身,给了男孩一个大大的拥抱。

男孩防备地想要挣脱,却挣不脱一个成人的手臂,许久,他才犹犹豫豫地举起了手,

轻轻放在赵云澜的背上。



【盾冬无差】MINE 6

消毒水的冰冷气息,急救室灯牌莹莹的光,井然疾速地来来往往着的医生护士。不得不说这场景史蒂夫已经见多了,复仇者就是走在生死线上的,他有四倍血清,依然可以在耳边感受到死神令人毛骨悚然的吐息。

史蒂夫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他反射性想回击,然后被对方制住了动作,“别闹。”轻柔的女声,“巴基没事,你刚才不也听到医生说什么了吗。树木帮他缓冲了一下,只是腿部骨折,至于怪物给他制造的伤口,虽然看着可怖,但四倍恢复力的超级士兵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愈的。”

“谢谢你,娜特。”史蒂夫揉了揉脸,“我只是……”

他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种感受。眼睁睁地看着巴基跌落的一瞬间,寒冷彻骨,他仿佛回到了七十年前的那趟列车上,鼻腔里咽喉里血管里五脏六腑都是浸着冷冷寒意的冰雪,他不能说话不能张口不能呼吸。

“你只是生他的气,不想见他。”红发女人的眼睛弯成很好看的弧度。

“当然不可能!娜特,我怎么可能会生巴基的气。”

“可是当他醒来,你却不在他身边,你猜他会怎么想呢?”

高大的金发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朝娜塔莎抱歉地微笑一下,急匆匆走进病房。

娜塔莎笑着摇了摇头。

 

史蒂夫进门时巴基还没醒。看着床上的巴基,他的心脏皱缩成一团,又开始罢工。巴基已经被包扎好了,他胸口上又长又深的伤口被雪白的绷带掩藏着,左腿打着石膏,高高吊在床尾。

史蒂夫坐到冬兵床边的椅子上,他刚刚翻开书,巴基就睁开了眼睛,他迅速坐起来,“где я,Кто ты?”

“巴基?是我,史蒂夫。”

巴基的眼神由茫然过渡到清明,他看到史蒂夫,身上紧张的气息逐渐消失了,转而用英语,“抱歉,我的默认设置是俄语。”

默认设置。这种冷冰冰的词语不该用在鲜活的巴基的身上,史蒂夫被某种漆黑黏稠的情绪,每当此时他都恨不得把九头蛇里所有伤害过巴基的人开膛破肚挫骨扬灰,他是尊重每一条生命的美国队长,但是当事情涉及到巴基总会变得不同。

冬兵半靠在床铺上,朝史蒂夫挤出一个微笑,但是肩膀很紧绷,“你生气了吗?”

扬起嘴角却觉得还是太沉重了,“巴基,我当然没有生气,我只是很担心你。”

“我的生命力很顽强,我不是死的。”巴基认真地解释。

“我不只是担心你会不会死亡,”史蒂夫的语速很慢,锋利的眉宇下是满满的失落,“这是最底线的事情了。我不想要你死,也不想要你流血受伤。”

当时,史蒂夫看到巴基被触手划破胸膛,鲜血喷出的时候真的要窒息了。

“我真的,真的受不了那种无力感,你明明就在我面前受伤,我却无能为力……”史蒂夫的声音哽咽了,身为美国的精神标志,他的情绪是不应外露的,可是面对巴基的时候他总是控制不住地过度情绪化。

“没关系的,”巴基小心翼翼地道,“我不疼。”

冬兵显而易见说谎了,他当然会疼,九头蛇搞坏了他的脑子又没搞坏他的痛觉神经,无论是刀伤枪伤烧伤还是贯穿伤,他都能以超强的敏锐度感受到其带来的剧烈疼痛。可是他不在意,疼痛实在是家常便饭,他对其无所畏惧,只是会被疼痛影响效率,这让他很烦躁。

“而且我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冬兵补充道,然后发现面前的男人在一瞬间僵直了身体。

任务,任务,任务!在巴基的心里,他自己的安危还不如一个任务重要吗?炽热的岩浆在史蒂夫的胸腔里反复翻滚着,烫得他的眼睛疼,他的语气严厉起来,“不,巴基,一点也不完美,你受伤了。”

“可是我射中了它的死穴,我杀死了它!”巴基不高兴了,他很在意史蒂夫对他任务完成度的评价,“我完成了你的命令。”

史蒂夫看着巴基标志性的不高兴猫脸,愤怒的情绪被打散在九霄云外,“巴基,我不是说你完成得不好,只是,你需要以保证自身安危为前提去完成任务。”

“任务高于一切。”巴基固执得像个小孩子,而史蒂夫也只能像哄小孩一样去哄他,“任务不是最优先的,巴基,你心里难道没有比任务更重要的吗?”

巴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有。”

“那么你就要更加保护你第一珍惜的东西。”

“我保护好了。”

“什么?”

“是你。”

“巴基?”

“比任务更重要的是你。”


【复联3观后感】冬兵,你永远是不被命运垂怜的那一半(含剧透,慎点)


他在最开始就是优秀的狙击手,淡蓝军服,斜带军帽;
后来用刀、用枪、用炸弹,一身漆黑行走在鲜血尖叫中;
再后来他抛下了一切,手无寸铁,那身黑成了龃龉,铁臂便是罪证;
现在,他淡淡笑了,制服深蓝,狙击枪回到手中,
再也不是天真无畏如小兽的布鲁克林小王子,也不是杀人不眨眼的“资产”冬日战士;他只是一个“脑子不好使的二战老兵”,寥寥几句台词都是温柔的声调,笑容温暖,眼神明亮。
他始终坚信自己是亏欠这个世界的,却不曾计较这个世界曾经强加给过他什么。
落进深渊,受尽误解指责,到最后,他求的不过是放羊牧马的现世安稳,可这宿命却又善待过谁?
哽咽在洛基被掐断脖子索尔嘶吼的一瞬;眼眶发热在卡莫拉挣扎着不肯落崖时的无声挣扎;可是泪却是在冬兵化成灰时流下的。
仔细想想,何其正常。
命运如娼妓,不纳贫贱人。
他是一潭众人嫌弃远远绕过的污水,也是命运不曾怜悯眷顾的那一半人。

【盾冬无差】MINE 5

上一章


养生式不定期掉落更文法(顶着锅盖逃走)

好吧严肃些:


James Buchan Barnes,无论你是谁,是咆哮突击队的最佳狙击手,是杀人不眨眼的资产冬兵,是思绪混乱眠于冰雪的鹿仔巴基,还是获得新生坚定站在美队身旁的白狼,

我都爱你,一如往昔。

生日快乐,我们的James Buchan Barnes ♥.



代号:G750

执行人:冬日战士

结果:失败

G750的失败引起了雪崩似的的连锁反应,埋伏在神盾局中的九头蛇高层差点因此暴露身份,他的负责人勃然大怒,冬兵站在他身边,垂眼看着矮小的男人气急败坏地走来走去。

冬兵的肋骨断了四根,右手骨折,腰部狰狞的伤口和左腿上的两个弹孔还在汩汩流血,他的头部在刚刚的打斗中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左眼不能视物,耳边是尖锐的轰鸣声,那声音像是西伯利亚平原上呼啸的大风。他的喉咙里血腥气一阵一阵往上涌,大概是在他身边爆破的炸弹震碎了他的内脏。

他失败了。

冬兵被几个人抬到手术台上,平日他不会让陌生人近身的,可是此刻他连抬起一根手指都费力。

“喵。”

四只爪子软软地踩在了他的胸口,冬兵的右眼看到白绒绒的一团埋在了他的胸口,史蒂夫的眼睛蓝汪汪的,他舔舐着冬兵脸颊上的血迹和伤痕,小声呜咽。

医护人员要把猫咪抱开,史蒂夫全身的毛都炸开,冬兵也发出了威胁性的咆哮,咳出几口血。

史蒂夫在冬兵身边陪他做完了整场手术。

手术结束之后,冬兵再次被强制洗脑,洗脑前,负责人站在他的面前,脚下是在笼中低吼着的白色小猫。

“士兵,任务失败要接受惩罚。”

 

“我真他妈觉得洛基为其他星系的邪恶力量们开了某种先河。”托尼恶狠狠地咒骂着,同时他的装甲敏捷而有效地把他包裹起来。

“托尼,语言!”史蒂夫百忙之中还不忘纠正托尼,后者翻了个硕大的白眼。

但不得不说这群外星怪物长得真是一言难尽。覆着一层黑色鳞甲的庞大章鱼状怪物盘踞在商业区中心,其触手所及之处皆是粘稠的液体,还有一些小型章鱼源源不断从其腋下爬出,数目密集到可怖。

“这他妈哪个星球的人审美这么怪异,武器不能做好看一点吗?!”到了现场,托尼忍不住又爆起粗口,史蒂夫严厉道,“托尼!你和萨姆去疏散人群。娜塔莎克林特巴基跟我下去,布鲁斯留在飞机上分析这个怪物的数据,尽快找到他的弱点。

小章鱼的生命力较弱,可是怪物母体源源不断地产生新的章鱼,钢铁侠和猎鹰在疏散人群后立刻前往战场,众人却被无穷无尽的黑色生物逼得精疲力竭,甚至无人可以近母体的身。

“队长!我找到了!它的弱点在耳后3cm处直径为0.35cm的浅色圆点,那连接了它的大脑和心脏,母体死亡后幼体也会死亡的。”通讯器里布鲁斯的声音给大家带来了希望。

“卧槽!是有多恶心大脑才和心脏长在一起,而且这弱点也太小而精确了吧?”钢铁侠愤怒地吐槽,然后被小章鱼吐了一身粘液。

“萨姆托尼,你们带巴基克林特去楼顶,巴基克林特,向它的死穴射击!”史蒂夫大吼,下一秒四个人便从章鱼尸海中飞起。冬兵被猎鹰放到复仇者大厦楼顶,翻滚几圈后站定举起了枪。

旁边而被钢铁侠拎着的鹰眼大喊,“队长我们离它太远了射不准。”

冬兵扣下扳机,接连几枪都射在了怪物脑袋上,它发出愤怒的咆哮,张牙舞爪向楼顶的黑衣小人挪动过去。猎鹰想要把冬兵带走,却被后者瞄准了翅膀边缘射了一枪,瞬间失衡。

眼看着怪物越来越近,冬兵的棕发被怪物咆哮引起的大风吹得四散飞扬,他毫不避让,端着枪寻找最佳狙击点。

“巴基,离开那里,这是命令!”史蒂夫在通讯器中大吼。

“巴基,拜托!”

射击,子弹稳准狠地射入怪物脑袋上的浅色圆点,怪物僵硬了身子。冬兵放下枪,听到史蒂夫在通讯器里的呼吸由急促转向平缓。

世界在一瞬间寂静了,却又在下一秒被吼声撕裂,怪物挣扎着发出最后的嘶鸣,触手挥舞,狠狠穿透冬兵的身体,瞬间,鲜血喷涌而出,好似艳烈怒放的花。

史蒂夫眼睁睁看着楼上的黑点被甩离楼顶,冬兵如同断线的木偶般从高空跌落。

他掉下去了。


黑豹观后感

好开心嗷第一次和LO友面基@木秀流湍_哥权儿美么 
在LO上许愿这么灵的吗那么我可不可以许愿尽快脱单QvQ?

黑豹观后感,剧透慎:

1、配乐炒鸡好听,尤其是艾瑞克的角色BGM(?),很带感
2、飙车那段让我想到了变形金刚4、速度与激情系列……莫名熟悉
3、这部电影莫名地很不漫威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风格大变
4、喜欢艾瑞克,艾瑞克好帅呐(惊觉艾瑞克的扮演者是超能失控里的史蒂夫,不看演员表完全认不出来
5、第一部看完以后没有任何西皮倾向的超英电影🌚
6、国王必去之乡的天空真的好美,像是极光
7、当陛下说我买下了这栋楼、那栋楼,还有那栋时,我想到了淡定说我买下了银行的蝙老爷
8、白人反派的手臂莫名让人感觉很不适呢,疯癫的感觉有些像小丑
9、我能推测罗斯要解决奇异博士的单身大计了吗,笑点担当罗斯同学
10、不知道为什么但内心看得毫无波澜,可能已经被复联3的各种遛粉吓到内心麻木了

【虫绿】爱宠(ABO)

Alpha Peter / Beta→Omega Harry

A对O的性别压制

黑化病娇虫,监禁梗

某种形式的HE,一发完

 

哈利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样阴冷黑暗的地方中度过一夜。

他是奥斯本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商业周刊风流潇洒的封面常客,庞大家族财产的继承人,他每早八点会因生物钟而醒来,身上是精良蓬软的被褥,身下是细致丝滑的床单。

而绝不是眼前粗糙而厚重的布料!

哈利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他的皮肤被这粗制滥造的产品折磨得生疼。下一秒,青年的脊背僵硬起来,他在清醒的瞬间想起了他被迫忍受这折磨的原因,——他在自己的私家车里看报,后颈一痛,便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就是现在了。

哈利环顾四周,发觉他似乎在一个地下室里,灯光昏暗,没有一扇窗子,各种杂七杂八的仪器堆了满地,他坐着的床铺是这个房间里最整洁的一隅。

“哈利,你醒啦?”欢快悦耳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哈利连忙转过身,眼睁睁看着男生锁上了门。这个青年看上去和哈利差不多的年纪,身材高挑面容俊美,棕色的头发软软地乱翘着,黑框眼镜后温和如麋鹿的眼睛好似两潭清澈的湖水。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你有什么目的?”哈利急慌慌地发问,不由自主地向后坐了些。

青年的眉头皱了起来,那双无害的眼睛便蒙了一层遮掩情绪的阴霾,“哈利,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见过你?”

“我是皮特·帕克呀,”自称皮特的男人几步走过来,双手揽住哈利瘦削的肩膀,“小时候我们每天都一起玩,后来你就出国了,甚至都没有和我告别。”

哈利想要挣脱开皮特的双手,发现这个男人的力气真是该死的大,他恼怒地瞪了对方一眼,“你就是那个戴着牙套瘦得像根杆的胆小鬼?”

皮特并没有理会哈利的人身攻击,只是单纯因为哈利记得他这件事开心起来,“对对哈利就是我,太好了你还记得我!”

金发的漂亮男人垂下眸思索着从前那个总被人欺负却没有一点脾气的矮小鬼,却怎么都和现在这个高大精壮的男人对不上号,索性放弃了回忆,“我为什么在你这里,你要做什么?”

“那天下着雨,我去敲你家的门,管家告诉我你已经出国了,当时我真的好难过啊,之后我辗转了好多人才找到你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可是给你打电话发短信甚至写信都没有得到过回应,我很绝望,还以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你了……”

哈利拧起秀丽的眉毛,“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男人没有理会哈利的责难,而是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可是就在去年,我还记得那天是6月3日,我刚刚毕业不久,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你回到了纽约,你一定想不到我到底有多高兴。后来我就去奥斯本企业参加了面试,成为了你的企业中的正式员工。后来我一直希望能和你在公司中偶遇,过了三个月以后,我第一次在公司遇见了你!我和你打招呼,我还朝我微笑了。”

哈利努力回忆着自己手下的员工,终于在记忆的一个极其偏远的角落里找到了皮特,“你在公司里穿着西服,头发没有这么乱,也没带框这么粗的眼镜?然后是在下班的电梯里遇见的,电梯里一堆人?”

皮特兴奋得点点头,像一只被主人爱抚的大型犬,“后来我们还碰到了12次,但你每次都很匆忙的样子,哈利你还有印象吗?”

“没有。”

皮特一点也没有受到打击,而是把哈利揽进怀里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拥抱着你,这是我日日夜夜梦寐以求的事情。”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能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在这里吗?”

皮特松开了哈利,坐在床边,笑得很腼腆,“因为我想和你表白,所以就把你带回来了。”

“把我带回来?我那时在车上吧。”寒意顺着哈利的尾椎慢慢攀爬,他又向后退了一些,“我的司机呢?”

“我把他打晕了,不过没关系的,哈利,我没有下重手,他一定醒过来了。”

哈利不可置信地看着皮特,漂亮的眼睛中透露出真心实意的恐惧,“所以说,你绑架了我?”

“这是唯一一个我看着你的眼睛对你表白的方法了。”皮特的笑容像一个普普通通的邻家大男孩,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哈利,嫁给我吧,我想和你结婚,生一堆小孩子。”

“你是个Omega?”身为Beta的哈利闻不到AO信息素的味道,“抱歉我只爱娇小玲珑的女性Omega,你实在不符合我的口味。”

皮特的笑容更灿烂了,仿佛某种无色的炸弹在空气中爆炸,皮革、硝烟和鲜血混杂的味道布满了整个地下室,哈利嗅到的气息极轻极浅,却还是感到了其无以伦比不容反抗的压迫感和侵略性。

这么有攻击性的信息素只可能是Alpha。

“我为什么会闻到你的信息素的味道?我是Beta。”在信息素的围攻下,哈利的恐惧达到了极点,他跳下床,却腿脚一软摔倒在柔软厚重的地毯上。

“我一开始知道你转化为Beta时确实有些失望,”皮特把白皙赤裸的可人打横抱起放回床上,“明明你这么精致美丽,就算是女性Omega也不会比你更加适合去孕育子嗣。”

哈利气得满脸通红,他恶狠狠地挥出自己的拳头,却被皮特轻易接住,后者色气地舔了舔那四个秀气可爱的指骨,“明显是上天嫉妒你的美丽,给错了你的基因。但人类的基因真是玄妙的宝藏,稍稍改变,就能制造出意想不到的结果。”

金发美人瘦弱的胸膛上下起伏着,“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把你变成我的Omega,你将是我的配偶,我们孩子的母亲。”

“你这个疯子!”哈利朝皮特的胯下踹去,却被后者捏住了脚踝,“我已经给你注射了一针转化剂,这是我研制出来的,绝对无害。”

“你是不是有病?我又不喜欢你!你凭什么随意改变我的性别?”

“相信我,哈利,你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妻子。”

“快把我放走!菲利希亚一定已经开始寻找我了!如果她发现你绑架了我,你会被她碎尸万段的!”

皮特眼中的笑意瞬间结了冰,他的语气轻柔且森然,“事实上,我觉得你和那位女Alpha走得太近了,这让我很不悦。”

“你是不是疯了?菲利希亚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朋友,你又是什么?”

“我将成为你的Alpha。”皮特冷冷地回答,从口袋中掏出针管扎在了哈利纤细的手腕上。后者发出小猫般的呜咽声,无力地倒在了皮特的怀里。

皮特小心翼翼地把昏睡过去的心上人放在床上,帮他盖上被褥。

哈利的脸本身就像女性一样的柔美,此刻因为刚刚的气氛而染了丝丝红晕,眼角那几抹薰红拖出了极悠长的韵味,便在纯洁干净里透出几分旖旎艳丽来,那具白壁般的玉体横陈在被单之下,藕节似的小臂和被单造成的阴影交映出无尽的遐想。

皮特覆上哈利的身子,亲吻他毛茸茸的金色睫毛和脖颈处还未散发出信息素的腺体。

半年之后,这里就会散发出世界上最甜美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那味道清香沁人,却又艳丽至极,而世界上所有的Alpha都无福消受,因为那气息的主人会被皮特标记,专属于他一人。

哈利当然会爱上他的。没有Omega不爱标记他的Alpha,没有母亲不爱他孩子们的父亲,哈利会爱慕他,顺从他,心甘情愿地被关在他们的家里,为他生儿育女。

而他会宠爱哈利,把他能得到的所有荣耀都双手奉在哈利的面前。

他是哈利的狱卒,正如他是哈利的囚徒。


END


每当即将返校自己都病病的……

查尔斯;布偶猫
艾瑞克:埃及猫
布鲁斯:孟买猫
克拉克:塞尔凯克卷毛猫
美队:美国卷耳猫
冬兵:蒂凡尼猫
奥利弗&伊莱欧:狸花猫

好想看毛茸茸的他们抱成一团玩耍呀❤️

【盾冬无差】MINE 4

上一章

雪白,一切都是虚无的白,这白色刺得他的眼睛生疼。

杂音,耳边是滋滋作响的杂音,太阳穴突突直跳,颅骨从此处蜿蜒开一道狰狞的裂缝。

争吵,无序的争吵。

“愚蠢!愚蠢至极!”暴躁狂怒的男声。

“你没权利这样评判我,冬兵的任务完成率从89.1%上升到97.4%是不争的事实。”沉静的女声。

“感情?你竟然在九头蛇谈感情?冬兵理应是没有感情的资产,它只是一把枪,一柄武器,一个工具!”

“我们都知道他不能再承受更多的洗脑,血清能够强化人,但是归根究底他也只是个人!”

洗脑。

“毁了他的脑子又如何?”

洗脑。

“你想要的是一把枪,还是一个杀手间谍翻译器等诸多功能综合的工具?”

“他能成为那些更好,但是如果他只能是一把枪,那便乖乖做一把枪!”

“他已经不能被洗脑!洗脑会毁了他的……”

女人的声音陡然变得模糊。

洗脑。

电击,尖锐的轰鸣,遗忘。

忘掉布鲁克林忘掉漫天风雪忘掉悬崖忘掉欢笑忘掉家人忘掉自己忘掉史蒂夫。

史蒂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冬兵猛然从床上坐起,冷汗浸透了他的背心。

“巴基?”

冬兵朝声源扑过去,他举起左臂狠狠打下去,暗夜中的那个人没有还手,只是躲闪,“巴基,醒一醒,我是史蒂夫。”

金属拳头重重敲击在地板上,瞬间,几条裂缝绽放开来,如同一朵妖冶而诡谲的花。

“史蒂夫?”冬兵粗重的喘息声在黑夜之中显得格外明显,他借着月光看到了那个人的眼睛,蓝色的,纯净的眼睛。

“是我,我是史蒂夫!”男人急切地回答,他想要触碰冬兵汗湿的脸颊,却最终放弃,只是表现出尽量无害的模样,“巴基,你现在很安全,你在我们的公寓里,现在是午夜三点,你……”

“我会努力!”冬兵的眼泪瞬间便跌落下来,可是他的表情波澜不惊,似乎对这刺痛史蒂夫的湿痕毫无知觉,“我很强壮,擅长狙击和暗杀,也能当间谍。”

“巴基?”史蒂夫维持着被巴基压在身下的状态歪了歪头,他彻底地困惑了。

冬兵的声音急切而慌乱,生怕史蒂夫打断一般,“我是个完美的武器,神盾局不会失望。”

“你不是武器!巴基!”史蒂夫正气凛然地皱起了眉,就像他以往批评人之前会表现出的那样,“你是个人!”

“我不在乎!”冬兵用右手抚摸史蒂夫的脸颊,无关情绪,只是单纯确认史蒂夫的存在,“我可以是一杆枪,一把刀,一发子弹,我不在乎!重要的是你,是你!”

你是衣不蔽体之人身上的一线光,你是口渴将死之人唇边的一滴水,你是夏日,你是暖橙,你是一切代表着生的希望;我在这里,我活着,不是因为我是什么,而是因为你。你是问题,你是答案,你决定我存在的形式和价值,你是一切。

如若是巴基,他必定能舌若灿莲地说出一大段话来表白心迹,可是冬兵不会,他习惯了沉默,习惯了肋骨碎裂全身浴血之时一言不发,以至于当他需要开口时,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于是,冬兵只能像一头小兽一般,笨拙而急切地嘶吼着“重要的是你,只是你”。